文/宁晋区域分公司行政部 毛莎莎        
冬夜里的守候

北方的冬天,寒冷、肃萧、空旷,北方冬天的夜晚,风寒、夜长、孤寂。故事就发生在北方冬天的夜晚,石家庄铁道旁边的托运站。

那是2013年12月26日下午,提前从南方外采回来的宁晋C栋日百部品类经理王少亚接到在南方外采的商场经理的电话:你们部门的货今天下午就到石家庄托运站了,趁着天早赶紧去把货拉回来。接到通知后,王少亚便带着一名男员工,坐上公司的箱货车向石家庄出发了。到托运站核对好货品数量后,开始装车。货比较多,需要运两趟。

当第一趟运回商场,再拉第二趟的途中,王少亚又接到女装部经理谷丽娟的电话。原来她们的货也在这个时候发到了托运站,而且今天必须取走,若延后一天,每包货要增加30元的托运费。他没做犹豫,直截了当回答:放心吧,今天一定拉回去。由于女装的货与自己的货不在一个托运站,挂了电话后,他就改变了方向,去拉女装的货品。那个托运站位置较偏,王少亚对石家庄也不是很熟悉,找到托运站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。他们二话没说尽快装车,装完后就往另一个托运站赶去。但是,女装的货占了半车地方,原先的货是装不下了。

剩下的货装不下,怎么办?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就是今天必须把货运回去。他再一次没做犹豫,和跟车的员工说,你们先把装好的货卸回店里,我在这等着看货,等你们来拉第三趟。司机师傅瞅瞅已经黑透了的天,又看看王少亚,便从车上拿出备用的小被子给了他挡挡寒,说:我们快去快回。于是,司机师傅发动起油门,货车缓缓地离开了托运站。

看着货车渐渐走远,王少亚环顾四周,露天空旷的托运站,没有人烟,只有一盏探照灯,照着昏黄的地面,除了某机器巨大的声响外,孤寂的托运站没有任何声音。这时,他才意识到,偌大的托运站只有自己和自己身旁的这堆货了。下意识里,他的心开始扑腾腾地跳起来,一种恐惧感陡然而升。他担心会从黑暗里闯出歹徒,他担心只身一人如何保护这堆货,他担心……无法抑制自己的担心,他开始一次一次地看手表。第一次看时间,他想车已经快到宁晋了吧;第二次看时间,他想大家开始卸货了吧;第三次看时间,他想货该卸完了吧;第四次看时间,他想车应该出宁晋了吧……第五次、第六次,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第几次看时间了。远远的有灯光在靠近,是一辆车驶过来了,是公司的车吧?激动的他向着车驶来的方向跑去,但是很失望,那辆车驶远了,那辆车不是公司的车。他又折回货堆旁边,继续看着货,看着手表,等着车来……在王少亚等待的过程中,“家”里接货的C栋商场经理张伟接到商场经理谷丽娟的电话,得知在石家庄还有一车货和一个人在看货。得知这个情况,他马上召集员工们先不要下班,在商场准备着第二车货的到来。晚上8点半,满载货物的第二趟车运回了商场。大家迅速把货卸完,张伟便随司机一同奔向石家庄。

途中,谷丽娟又打来电话对司机交代:“王少亚肯定冻坏了,到那了抱抱他,给他取取暖。”司机说:“不用太担心,来时候我怕把那孩子冻着,已把车上的小被子给那孩子留下了。一个半小时的车程,终于到了托运站。当张伟看到托运站的情景时,他心里咯噔一下。这哪里像托运站啊,简直就像荒凉破旧的废弃工厂。空旷破旧的高台上,竖着一个电线杆,电线杆上挂着一盏昏黄的探照灯。车继续往前开,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伙伴,一个孤单的身影在黑夜里围着一堆货品,搓着两只手,一颠一颠地转着圈。他心里一酸,差点掉出眼泪来。车还未停稳,张伟就跳下车跑到少亚的身边,紧紧地抱住了他……少亚缓缓地舒了一口气,心中那块石头终于落下来了,心里紧绷的弦也终于松了下来。俩人啥话也没说,只是招呼着马上装车,不到5分钟的时间就把一车货装完了。看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多了。返回的路上张伟坐前面看路,车上的同事给王少亚裹上棉被,把他围在中间,给他取暖。

寒冷的北方,寒冷的冬天,王少亚,这个热力十足的年轻人,看护着公司的财产,尽心尽力地完成交代的每一项工作。怀着一颗对家的热爱,对工作的热忱,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,战胜了恐惧,战胜了严寒。

冬夜里的守候
上一篇    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