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超市广场店生鲜部 霍红蕾        
“文小姐”蜕变成“武将军”

我叫霍红蕾,入职家乐园以前是一个柔弱的“80后”女学生,入职家乐园以后,便远离父母亲朋,在清河县一干就是三年。期间,搬搬运运的装卸工作我干过,午夜凌晨,深入田间地头采摘瓜果梨桃的工作我干过。后来,还干上了剁排骨割肉的“屠夫”。这一切一切,干得全都是津津有味,小有成绩。我常常自我回顾,父母给了我生命,学校给了我文化,家乐园给了我成长和进步,使我从一个柔弱女学生蜕变成为自立自强的生活强者,“文小姐”蜕变成“武将军”。

2011年3月15日,我作为第一批储备管理干部进入家乐园,随后便被外派到清河。我没有犹豫,最大的遗憾只是白纸一张,对业务什么都不懂。怎么办?没有捷径,只有勤学苦练。当别人还在睡梦中时,我7点已经准时到达岗位了,一坚持就是两个月。早来就是反复演练业务技能,为了练习打包,每天都是大汗淋漓。为了提高蔬果的上货速度和保障供应,常常连口水都来不及喝,真真的只能望着满货架的水果“望梅解渴”。6月份,正是大地里桃和杏成熟的季节,我白天上班,凌晨和驻店采购一起深入田间采摘。天黑乎乎的,走在地里,深一脚,浅一脚,稍不注意,树枝子就划破了皮肤。摘桃时,一会儿碰到个大虫子,一会儿桃毛过敏,身上刺痒难受。额头上的汗水流到眼睛里,擦又不能擦。那股子难受劲儿,真不是一个城市里“80后”女大学生所承受了的!为了找好货源,有时还要顶着太阳来到果园里选定商品。也只是三个月时间,我晒得黝黑。除了身上的服饰和嘴里的普通话,几乎就是个农家女了。我不后悔,反而,看到自己亲手采摘来的商品放到货架被顾客一抢而空时,仿佛就有了初恋般的幸福。

刚熟悉了蔬果课,11月份,我又被调往干杂日配课,又得从头学起。但我心里面依然是那股子争强好胜的劲头,干什么工作都冲在前面。寒冷的仓库里,我带领员工一起分类整理。我患有恐高症,硬是咬牙坚持。大批量的米、面、油到货,都是按吨算的。我就带领员工一起装卸。为了冲刺销售,为了方便出货,我又克服掉一向对体积大物体产生的恐惧,我还学会了骑电三轮车。

春节期间,客流特别大,正是课别销售黄金季节,我选择了在岗位上过春节,独自一人留在清河。

当同来的员工都在收拾行囊归心似箭地做回家准备时,我在卖场上货销货。有生以来的27个年头啊,我一个女孩子,第一次一个人在外地过春节。

想那些成千上万的农民工,一年到头,家再远,乘车再难,也要吃苦受罪地回家过年。而我的家,就在邢台市区,却没有和亲人同学欢聚。白天上货卖货还能忘掉一切。晚上,宿舍里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。没有电视,没有伙伴,更没有嬉戏。

聆听着窗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才知道,我不是孙悟空,不是石头变的。我有家,我也想回家。同事关心我,送来了饺子,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我感谢他们,同时,也勾起了思念。往年,这热腾腾的饺子都是妈妈给我包的呀!欣慰的是,我的忙碌,我的牺牲,凝聚了大家的干劲。那一年春节,干杂日配超额完成任务。春节过后,我一下子掉了十多斤肉。当然,肌肉也发达了。文弱的我正在被锻炼成“女汉子”。

刚过春节,我又到生鲜肉品课,为了精通业务就得学习分割。每个白条50公斤左右,摆在我面前,抬都抬不动。我一如既往地发挥出不服输的干劲,弱女子认真操练起“庖丁解牛”的技艺,当上了“女屠夫”。初学乍练技术差,往往没有拉到猪肉先拉伤了自己,纤纤细手上经常布满数不清的伤口,流着鲜红的血,分不清是猪的血还是自己的。创可贴也从一个一个买到一盒一盒买。大量的分割让自己右胳膊肌肉拉伤,贴着膏药我依然坚守,将近半年,胳膊一用力就疼,妈妈说,长这么大都没有让我干过什么活,在这,我却把二十几年的全补上了。我真个是把血汗洒在肉品课,每天上百公斤的白条从车上卸下,挂起来,分割。整天浑身的油腻,早已不再是那个握笔写文章的文小姐了。付出就有回报。春节的销售我们超额 25%,再加上女人的细心,肉品课的卫生和陈列也大变样。

紧张的劳动,不停的加班,吃饭不规律,我被查出阑尾炎,所有人都以为我这次怎么也得歇两天。然而,我只在家输了两天液,就返回清河。一忙碌,阑尾炎犯了。这下干脆家也不回了,必要时,就让员工帮我举着吊瓶,打着点滴在卖场调度工作。有时候针头回血了感到疼痛时才想起自己还在生着病。2013年的11月26日,天下大雪,我害怕员工年纪大会不安全,我就爬上车卸货,下车时不小心摔下来。一阵后怕,我第一次哭了。这一哭吓坏了店长和员工,员工说从来没有见我那么哭过。是啊,我也会哭,因为我也是人,而且是个女人。只不过,为了工作,为了自己和企业今后的发展,我不怕付出,更做到了舍得付出。昨天“文小姐”,今日“武将军”,我忽然想起了这两句诗,总结来到家乐园以后的自己,蛮贴切的。还可以作为勉励自己的有益格言。

工作中的霍红蕾
上一篇    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