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刘敬行        
绽放在收银台上的“铿锵玫瑰”

● 她家境贫困,父亲两年前做了癌症手术,家中拉了4万元“饥荒”。

● 她生活节俭,两年来没买过新衣裳,每天上班带盒饭,常帮打两份工的妈妈扫街。

● 她自强不息,谢绝了工友的捐助、困难职工救济和3万元的救助金,下班后捡废品为父亲挣药费。

● 她爱岗敬业,曾夺得收银女状元,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。

春节期间天天加班

初见高志鹏,让记者有些诧异,28岁年轻女工,正是爱美的年龄,可她的打扮过于朴素,朴素得有些寒酸。灰色的旧上衣,是好心人送给她妈妈的,绿色短袖衫花12元买的,下身是黑色的工作服,圆圆的脸无一点粉饰,笑时,一对酒窝里流出女人的温柔。

她是家乐园天一城超市的一名普通收银员,工作两年来,每天在收银台上默默地工作着。今年1月,在收银员评比中她夺得了第一名,笔数是8803笔,金额为79.9万元,这一成绩让员工们为之赞叹。

一个月后,她被评为家乐园集团“三八”红旗手,引起了领导的关注。

她收银成绩突出,除服务好、技术高外,加班最多也是其中一个因素。马年春节,她从年三十到正月初五天天加班。

当收银员上午班盯6个小时,下午班盯8个小时,已累得腰酸背痛,加1个小时班7元钱,大多收银员过年期间更愿意与家人团聚不愿加班,可她却乐此不疲,既是为多做贡献,也是为了多挣点儿钱。问起原因,她道出了从不愿吐露的心事。

她父母都是下岗职工,她是独生女,高中毕业后,端过盘子,摆过地摊儿,2012年在家乐园天一广场超市当了收银员,每月工资有限。她3年前结婚,丈夫打工搞装修,工钱也不多,两年前父亲患癌症做手术,使这个并不富裕的家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,还拉下了4万元的“饥荒”。

面对父亲继续治疗所需的费用,她与父母一起担当,用她28岁青春的肩膀。

捡废品为老爸挣药费

高志鹏每次下班都是最晚的一个,下班后,总带回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,不少职工都纳闷,这包里装的是啥?谜底终被她的课长池丽霞解工作中的高志鹏开。

3个月前的一天,池丽霞下班晚了,发现一个人在垃圾箱里找什么东西,走近一看吃了一惊,原来是高志鹏。她不好意思笑了:“这些矿泉水瓶扔了挺可惜,俺把它捡回去卖,一个能卖5分钱呢。”听后,池丽霞很感动。事后才得知,小高家中困难,上班不久一直捡矿泉水瓶,于是她通知大家谁喝完矿泉水就把瓶子给高志鹏。

不久,池丽霞又发现小高的另一个秘密。

今年初的一个下午,池丽霞路过顺德北路,忽然发现一个扫大街的身影这么熟悉,走近一看,又是高志鹏。小高很难为情:“池课长,今天我上上午班,下午帮俺妈扫街。俺妈有心脏病,为多挣些钱打两份工。

每天下班后,我便当几个小时环卫工。”望着她一身泥土,满脸灰尘,池课长的眼圈红了。

“尽管我不能与同龄的女孩一起逛商场,游公园,但我不后悔,我觉得帮妈妈扫大街更有意义。”高志鹏说。

她在扫街中也不忘把路边的废纸、废塑料和易拉罐瓶、酒瓶捡回去。

她说:“捡废品虽然辛苦,但卖了钱能给爸爸治病,也算尽了女儿的一份孝心。”两年来,她用自己的工资和捡废品的钱为家里还了一万元的借款。

为了省点钱,她每天上班自带盒饭,收银台旁边有不少风味小吃。

10元一份的扬州炒饭,8元一碗的排骨米线,她舍不得吃,常独自一人吃着自带的盒饭,凉时加点开水。“一顿饭下来能省五、六元钱,时间长了钱就多了。”高志鹏说。

三次婉拒共计3万余元的救助

尽管高志鹏一直瞒着父亲患病的消息,但还是被要好的工友知晓,并告诉了她所在客服部的经理付丽燕。付经理征得大家同意,决定为高志鹏捐款。

客服部70多名收银员都想为小高献一份爱心,有的要捐100元,有的愿意捐50元,当她得知了消息后便找到付经理,谢绝了大伙儿的募捐。“我家遇到了困难,挺一挺,咬咬牙就过去了。”

去年春节前,家乐园集团要对困难职工补助800元钱,考虑到小高父亲还需化疗,客服部便给她申报了,小高得知后却坚决不同意。“俺家遇到的难处能克服,把救助让给更困难的职工吧。”第三次谢绝救助发生在今年3月,她夺得收银状元,被评为“三八”红旗手,当得知她家中困难,领导决定给予她3万元的救助。3万,是她两年工资的总和,相当于捡10多年的废品。此刻,她家还债,父亲吃药多么需要这3万元啊。

面对单位给的3万元钱,她那双一个月曾创收银79万元佳绩的手,那双常捡废品的手,那双帮妈妈扫街的手却没有伸出来。她谢绝了救助,这让领导和员工们感到意外。

可她却感到很正常:“这3万元救助,对我家是雪中送炭,收下它日子会有所改变,但这些钱不是我挣的,收下它总觉得心里缺了些什么,用自己的奋斗去战胜困难会更充实,更有价值。”

当她把谢绝3万元救助告诉父母时,父亲夸她做得对。“我曾是纺织厂的一名工人,也是一名党员,面对不幸和困难从不伸手,总是挺直腰杆。”

母亲拉着她的手:“你是妈的好女儿,你爹手术这一关咱都咬牙挺过来了,咱们辛苦些,节俭点,债会一点点还请,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。”

编后>>

高志鹏,名如其人。家庭竟如此困难,面对巨额救助她却淡然谢绝。

回过头来,她用多加班、捡矿泉水瓶和节衣缩食战胜困难,工作之余,还要照顾病床上的父亲,还要去帮着母亲清扫马路。她也是“80后”和独生女,也在城市里长大,一样的青春,绽放出非同凡响的光华。

当下社会,步入而立之年的独生子女知否抚老养小的责任?无忧无虑童年里长大的孩子如何应对既忧且虑的社会现实?是自强自立创造生活、还是依赖资助甚至嗟来之食享受生活?一系列的现实问题,越来越迫切地摆在一代青年面前。今天,编发高志鹏的奋斗事迹,希望有助于

家文化教我做孝女

文/原超市事业部营销策划部 张英

公元2012年仿佛注定是要我终生刻骨铭心的历史纪年,这一年的2月6日,晴天霹雳的一纸医疗诊断书搅乱了我的心。我70岁的母亲被人民医院诊断为肺癌晚期,体内癌细胞已经转移扩散,也就是说,已经不能通过手术挽救了,她老人家只能采取带瘤化疗。就在母亲患癌的结果令我惊魂未定之时,岂料,祸不单行,时间仅仅相隔不到两个月,又一个噩耗绝情地向我袭来。79岁的父亲又被确诊为肝癌晚期,癌细胞已经扩散至父亲的整个肝脏,可怕的是,父亲就连像母亲那样靠化疗维系生命的念想都没有,唯一的希望就是进行肝介入手术。两个月啊!仅仅两个月的光阴,我的父母双亲接连被病魔缠身,而且都是存活率极低的癌症。我当时也不过26岁,结婚第二年,正怀有8个月的身孕。我还是独生女,无依无靠。看着病床上的双亲二老,我的心碎了又碎。我没有了哭,只有泪,而这流不尽的泪也只能流给自己。

但是,想到身上的责任,人性的良知,我的信念坚定了又坚定,虽然父母的病已经治愈无望,但是,我一定要用孝心加意志尽量延长二老在世的时间,问心无愧地陪伴父母走完更多的日子。

然而,决心易下行动难呀!自打母亲诊断结果出来之后,我就开始每天陪她老人家居住,陪她一次又一次去化疗,陪她聊天散步开心解闷。中间我生孩子,仅在医院和婆家住了31天,就又回到了母亲身边。我知道,之前,我拖着笨重的身子,并不能给母亲多大的帮助。后来,带着刚出生的孩子,也不能照顾母亲多少,但我知道,只要我在 身边陪着说说话,她就很开心,因为在她老人家看来这完全胜过了打针吃药。母亲查出病症以前住的是平房,夏天潮冬天冷,特别是冬天,要自己烧土暖气。以前并不觉得怎样,现在知道母亲患的是肺病,我立马下意识考虑到土暖气浓重的煤气味儿会影响母亲的疗养。于是,我没有丝毫犹豫,花钱给她租了一所集中供暖的房子。金钱不是万能的,但是,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。钱到用时方知少,我和爱人每月的工资加起来才4000元左右,而母亲一次的化疗费就母亲2008年5月家乐园董事长廖礼基为四川地震灾区捐款,并赶赴灾区捐资捐物达160万元,创邢台企业向灾区捐款之最。

高达8000元。上有身患绝症的二老双亲,下有嗷嗷待哺的儿子,我们小两口还要继续生活,那日子的艰难可想而知。即便如此,为了更多争取二老在世的日子,我走东家奔西家,寻亲觅友,一点一点地借,用来为父亲做手术,给母亲化疗。也有好心的亲戚朋友劝我,你的孝心已经尽到了,你看,父亲已经虚岁80,也算高寿了,患的又是不治之症,连医生都说即便手术也不会有什么希望的。现在借这么多债,将来你们还得过日子啊!我知道亲朋们说得在理,但是,情感上就是扭不过来弯。

父母有我的时候,父亲已经53岁,母亲44岁,是老年得女,我所获得的呵护可想而知。我在上高中的时候,有一年冬天下雪,老父亲不放心我独自去学校,总骑着三轮车冒着大雪送我,这个画面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。后来我都已经到家乐园上班了,几乎每天中午,母亲做好了饭,父亲一定要守候在大门口的某一个固定位置,翘首迎我而归。我的父母都是最普通的早期下岗职工。虽然,从小到大,我没有过随心所欲的物质享受,但却享受着最真诚的家庭温馨。尽管我也是“80后”,也是独生女,但是,绝不能做让人非议的那种“80后”独生子女。现在,父母老了,病了,需要的不光是服侍照料,更是心灵安慰。所以,尽管他们患的是病入膏肓的不治之症,只要能力争多活一天,我都会拼尽全力去争取。

我庆幸的是,就在祸不单行的灭顶之灾朝我袭来之时,集团的家人们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,2012年5月,集团第一次给予了我5000元的帮扶基金,这笔钱就好比雪中送炭,帮我度过了母亲的第三次化疗。

2012年8月24日,我陪母亲在矿务局医院做第五次化疗,这时家乐园的家人们再次向我捐助了15000元的救助金,这是超市事业部的干部员工得知我的困难后自发举行的捐助活动。当时,赵志芹赵总和行政部的王志轩王经理代表公司家人们,拿着救助金和慰问品来到医院看望母亲。我从赵总手中接过捐助款,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我告诉自己不能哭,不能让母亲跟着我一起落泪,所以我强忍着泪水,拉着赵总的手迟迟不想放开。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赵总、王经理就是我至亲的家人,公司就是我的后盾,她们给我带来了敬奉和侍候母亲的无穷力量。有了大家的帮助,我仿佛觉得我不再是一个人照顾母亲了,而是作为家人们的一个代表来照顾母亲。也是从那一刻起,我变得更加坚强,更有力量了。平日里除了陪母亲治病,就是陪母亲聊天,回忆我小时候的种种调皮,母亲的脸上也逐渐露出了久违的微笑。我和母亲就这样乐观地承载着家乐园的爱和力量,继续地看病和生活。

父亲因病情过重,手术后不久就去世了。2014年5月23日,母亲也走了。诊断结果刚出来时,医生曾断言,按照常规和母亲的病情,老人家最多活12个月。然而,母亲却在诊断之后,整整走过了27个月零17天。她是在我捧着一颗孝心的精心陪伴下满意地走的,也是在感受着家乐园集团家文化的温馨里走的。我想,有女儿孝心的陪伴,有集团和公司家文化的温馨享用,她在天堂的那一边也一定会如愿以偿的。

<div class="story_pic"><img src="img/14-1.jpg"></div>
<div class="story_pic_text">工作中的高志鹏</div>

上一篇       下一篇